首頁 > 官方網站 > 新聞 > 獨家

【跋涉邊境 親吻祖國】(70) 三十里營房:兵車新藏路…

來源:河北廣播電視臺冀時客戶端

責編:郭育卿

時間:2020-11-02 17:56:25

(作者:王喜民)

侖山上的紅日破曉而出,茫茫雪峰披上銀光;葉爾羌河泛著粼光,靜靜地流淌……

在葉城,我啟程新藏公路零公里,沿新藏線219國道,向昆侖山行進……

【跋涉邊境 親吻祖國】70、三十里營房:兵車新藏路…

窗外:遠眺可見噴吐火焰的油井,浩瀚荒蕪的戈壁沙灘。

當行至昆侖山腳下時,車窗外驟然出現一片綠色的白楊樹,遮掩著層層村舍,從木牌子上看,這是“阿克美其特”村,幾個村姑正在街頭戲鬧。

開始爬山了!翻越昆侖山第一個達坂——庫地達坂。“庫地達板”當地人稱“猴子翻不過去的山”,看來不容易過!汽車加足油門,吃力沿著盤山公路旋轉行駛。

【跋涉邊境 親吻祖國】70、三十里營房:兵車新藏路…

雄偉、險峻啊!遠處的山,近處的嶺,頭上的峰,腳下的懸崖,令人毛骨悚然。

總算翻過庫地達坂,海拔驟然降到2980米。

到達庫地,少時休息。庫地村座落在新藏公路219國道旁,沿街開設了很多商店、餐館。從人們衣著上看,是一個典型的少數民族村,孩童在街心打鬧,婦女從山下提水,男人圍在一起打牌。

【跋涉邊境 親吻祖國】70、三十里營房:兵車新藏路…

【跋涉邊境 親吻祖國】70、三十里營房:兵車新藏路…

這里設有邊檢站和防疫站,所有車輛和行人都要受檢,而且要出示邊防證。

汽車開始翻越第二個達坂——麻扎達坂,車體很快盤旋到山云之中,在刀壁的懸崖上轉來轉去,看不清那是山,那是云,那是路,頭暈得歷害。九十九道彎山路,太險了!當到達山頂時已全被云霧遮住。

【跋涉邊境 親吻祖國】70、三十里營房:兵車新藏路…

汽車開得非常慢,防止萬一。麻扎達坂海拔4969米,是事故的高發區,每年有汽車掉下懸崖,車毀人亡,難怪“麻扎”在維語中意為“墳墓”。我捏著一把汗,至到走出云層。

【跋涉邊境 親吻祖國】70、三十里營房:兵車新藏路…

黑卡達坂是第三個關口,海撥4909米。當進入山澗后才體會到什么叫“黑卡”,因為這里的山、峰、嶺、石都是黑色的,連揚起的塵土都是黑色的。據司機介紹這一帶都是鐵礦石,因為山高路險,無法開采,保留了原始狀態。

【跋涉邊境 親吻祖國】70、三十里營房:兵車新藏路…

汽車在黑色山體中,闖過一道道險隘,翻過一座座險峰,爬上平壩。

【跋涉邊境 親吻祖國】70、三十里營房:兵車新藏路…

領略了庫地達坂的“雄勁”,嘗試了麻扎達坂的“險要”,品味了黑卡達坂的“黑暗”。這時,我長出了一口長氣,心里踏實多了。

稍停,這司機點了一支煙,繼續前行。先過了一個黑卡道班,再過一個標有“賽拉圖”字樣的路牌,鉆進山溝,山體變小,但它仍是窮山惡水。

三十里營房到了!大有柳暗花明之感!

啊!我看到了紅柳,見到了紅柳林!

【跋涉邊境 親吻祖國】70、三十里營房:兵車新藏路…

三十里營房在新藏公路里程碑313公里處,從清朝起就是兵營駐扎的地方。這里距邊境線很近,離喀喇昆侖山口國境線約100多公里,戰略位置至關重要,故名三十里營房。因為地理位置的原因,密集了不少飯店、理發店、商店、臺球室,還有一家醫院,其執掌帥印的曾是河北人。這個醫院曾被中央軍委授予“喀喇昆侖模范醫院”稱號。在此,我走訪了一些地方。

【跋涉邊境 親吻祖國】70、三十里營房:兵車新藏路…

【跋涉邊境 親吻祖國】70、三十里營房:兵車新藏路…

【跋涉邊境 親吻祖國】70、三十里營房:兵車新藏路…

這里很多紅柳,尤其是三十里營房外,茂盛的紅柳,一簇簇,一叢叢,在太陽的暉映下,顯得生機勃勃,綠意盎然。

三十里營房地處青藏高原西麓,被夾在昆侖山和喀喇侖昆山之間,海拔3700米。

我住在三十里營房營地,這是我重訪三十里營房,前些年來過一次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特別是對河北籍人陳建宅的采訪,至今記憶猶新……

【跋涉邊境 親吻祖國】70、三十里營房:兵車新藏路…

陳建宅是石家莊行唐人,15年的部隊生涯緊緊和軍車梆在一起,一直跑新藏公路為祖國的國防運輸做貢獻!

采訪時,當我問陳建宅:“在這祖國最遙遠的地帶,最不能接受的是什么?”

這時,陳建宅低下頭思索了一下,說:“接到父親病逝的那一刻!”

我一聽,知道問錯了,立刻把問話打住。

沉默了片刻,陳建宅流淚了……

男兒有淚不輕彈!

接著,陳建宅內疚的失聲:“我……沒有……見……爹……一面……”

當時陳建宅怎么也控制不住內心的感情,他攥緊拳頭:“沒想到,我爹,走得怎么這么早啊……”

【跋涉邊境 親吻祖國】70、三十里營房:兵車新藏路…

這個場面我無法收起,便換了一個話題。

當我提到兵車新藏線,想不到陳建宅立刻激情滿懷,像是開閘的水流洶涌澎湃、滔滔而出……

他講了自己兵車新藏公路的三次險情,真可謂觸目驚心,魂飛膽顫,扣人心弦……

那是在死人溝、死水海、麻扎達坂,一聽名字就讓人毛骨悚然!

麻扎達坂海拔高,它是新藏公路上的第二個達坂,綿延15公里,蜿蜒99道彎,每年都有翻進山崖的汽車,因此麻扎當地語意為“埋葬的墳墓”。一次陳建宅開著軍車東進翻越麻扎達坂時鉆入云層,當時能見度極低,突然車體撞在懸崖上,其中一個車輪懸空,下面是萬丈深淵,陳建宅嚇了一身冷汗……

【跋涉邊境 親吻祖國】70、三十里營房:兵車新藏路…

新藏公路穿過死水海(上圖),解放初一個連的士兵口渴在此飲水因中毒而遇難,因而得名,后改作甜水海。陳建宅有一次奉命出車,當行至死水海,被濃霧鎖住去路。他緊握方向盤憑著感覺行進,眼前根本分不清那是云霧,那是水面,那是公路。突然,一個急轉彎,他還沒有來得及反應,軍車一頭扎進死水海,陳建宅從水里爬出來簡直成了一個落水雞,他又撿了一條命……(以下圖戴有羽 攝)

【跋涉邊境 親吻祖國】70、三十里營房:兵車新藏路…

死人溝東西長40公里,海拔5300米。很早以前,一隊人馬路過這里,因缺氧高原反應而喪生,因而得名死人溝,后取名泉水溝。所以,過往司機誰都不敢在此停留。而陳建宅的汽車開到這里偏偏壞了,而當時又逢午夜,且不說氧氣,光是零下40多度嚴寒就讓你過不去天明。陳建宅意識到“死”的時刻來到了,他寫了遺囑,整理了衣物。他還沒有等到天亮就凍成了一個冰人,昏死過去……當救援人員趕來時,他已奄奄一息……

【跋涉邊境 親吻祖國】70、三十里營房:兵車新藏路…

說到這里,陳建宅激動地說:“我很僥幸,我沒有死,活下來了,而那些走了的戰友,連尸骨都運不回去,他們永遠長眠在雪山下!”

講完,陳建宅沉思了一下又說:“我常常思念離去的戰友,當苦悶的時候,就聽聽《無盡的思念》,這是我最愛聽的一首歌曲。”

說著說著陳建宅拿出手機向我播放——

一聲聲親切的呼喚,

你聽見了吧?

一雙雙渴盼的雙眼,

你看見了吧?

風雪中摸爬滾打,

你疲倦了吧?

從軍離鄉已經多年,

你想家了吧?

………………

【跋涉邊境 親吻祖國】70、三十里營房:兵車新藏路…

這就是汽車兵的苦!這就是汽車兵的累!這就是汽車兵的險!

我們的汽車兵,奔跑在新藏公路、川藏公路、青藏公路,路上有多少兵車遇險,僅是川藏路就奪去600多名戰士的生命。他們為了祖國,為了人民,為了邊疆,永遠留在了雪域,永遠留在了高原。我們還有什么理由不去敬重這些“最可愛的人呢”?我們怎能忘記這些為國捐軀的士兵呢?

巍巍喜馬拉雅山,低頭默哀吧!滾滾雅魯藏布江,灑淚祈禱吧!讓犧牲的解放軍戰士靜靜的安息吧!

【跋涉邊境 親吻祖國】70、三十里營房:兵車新藏路…

【跋涉邊境 親吻祖國】70、三十里營房:兵車新藏路…

走吧,用雙腳丈量我們親愛的國土!

敬禮,用雙臂擁抱我們偉大的祖國!

国内一本到不卡在线观看_国产福利不卡在线视频_国产在线视频不卡一